难能可贵!这家企业矿用钻头何以纵横全球 矿山装备

湖北鸣利来合金钻具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反井滚刀通过11项技术革新和创新,可解决所有客户在使用过程中出现的漏油和卡死问题,同时通过创新材料热处理工艺,使牙轮钻头的轴承耐磨寿命大大增加,研发的真空注油嘴技术改变了以前压力注油或脚踏式填充注油,让钻头轴承润滑性能大幅提高。

这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,就因为朋友一句“太难做”,所以他就偏要做,没想到居然做成了。

7月上旬,湖北鸣利来合金钻具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鸣利来”)与金诚信达成合作意向。这次合作,正是源自鸣利来在反井滚刀方面最新的技术突破。

反井钻井是井工矿物开采和地下工程重要的施工方法,用于暗立井、暗斜井以及其他具有下部巷道的井筒工程,主要开采煤炭、金属、非金属矿物等,以及公路、铁路隧道工程中一些井筒的非爆破机械破岩钻进。

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我国在反井钻机、钻具破岩刀具方面研究取得长足发展。反井钻机是通过钻机的电机带动液压马达,带动钻杆及钻头旋转,使导孔钻头的滚刀在钻压作用下滚动,产生冲击荷载,促使滚刀齿对岩石产生冲击、挤压和剪切作用,破碎岩石。

但反井滚刀在使用过程中存在的漏油、卡死、过热等问题造成轴承过早损坏,一直是国内外钻具生产商和供应商急于解决的难题。最近,这个棘手的问题被鸣利来破解了。

经过鸣利来技术中心研发人员和业内专家的技术创新,他们共提出了11项技术创新和革新,并且申报了7项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,研发出适用于极硬岩、工矿复杂、寿命长的干式反井滚刀。这将使我国破岩钻进技术更加前进一步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以矿用钻头打天下的鸣利来,已成为江西铜业、首钢矿建、河北钢铁、包钢、太钢等国内大型矿业集团的长期稳定供应商,国内市场占有率达40%,同时产品远销美国、俄罗斯、秘鲁、智利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“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解决客户在施工过程中的痛处,只要客户认为是难解决的问题,我们的动力就越大,干劲就越足。”这是鸣利来董事长汪学军撂下的豪言。

1991年毕业于湖北黄冈工业学院的汪学军,被分配到黄冈江北造船厂工作,凭着不服输的精神和不怕苦的干劲,很快从基层的技术员提拔为销售经理。

2005年,江北造船厂接到一笔订单:生产一艘3500平方米、国内最大的液化气船,排水要达到1万多吨。建造如此大的液化气船在国内是第一次。利润高但风险大,船厂高层一致反对接下这笔订单。

越是不可能越要勇于挑战。汪学军拿出工作多年的十几万元积蓄作为担保,说服高层后,担任该项目负责人,负责建造这艘液化气船。

“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,真是‘鸡狗不如’。” 汪学军调侃道。那一年,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一年中只休息了5天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本来需要3年的工期,这条国内最大的液化气船仅用一年时间就交付使用。客户十分满意,紧接着又订了两艘,开创了国内液化气船建造的先河。

江北船厂因此在业内再次走红。这一笔订单直接为船厂创造800多万元的利润。

2008年,汪学军拿出积蓄创办了江润造船厂,这是当时黄冈第二家造船厂。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,船市走下坡路,他敏感地意识到造船的黄金时期已过,于是果断出让船厂,决定寻找新的投资项目。

2009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汪学军和生产矿用牙轮钻头的朋友聊天,朋友对生产这种产品长叹一声“太难做”。谁知,这一句“太难做”,竟让汪学军产生了极大兴趣:难,说明有市场空间,别人做不到的我做到了,这样才有意思。

正是这种产品具有很大的挑战性,又一次激活了汪学军血液里的那股子冲动劲。经过一番考察,当年8月,汪学军注册成立了湖北鸣利来冶金机械股份有限公司。按照规划,计划设计、研发、生产冶金矿用三牙轮钻头、各类工程钻头和截齿,并销售矿用三牙轮钻头、水井牙轮钻头、各类工程钻头、各种工程刀具、盾构机刀具、顶管机刀具等。

2010年8月,鸣利来正式建成投产。项目从拿地签约到建成投产,前后仅用了8个多月时间。

一个“门外汉”,居然要捣鼓生产采矿用钻头,在一般人看来,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事。但生性倔强的汪学军只要看准了,就要把这种不可能变成可能。

2011年,鸣利来接到第一笔订单——山西平朔市一家煤矿一年200多万元的订单。对于这一“开门红”,鸣利来上下无比激动,毕竟这是鸣利来产品走向市场的第一步。但刚刚成立不久的鸣利来,以其当时的实力和机器设备,与其说是一个工厂,不如说是一个小作坊,而且也只能生产钻深400米的钻头,显然不符合客户要求。

怎么办?汪学军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,再难也要把这个东西弄出来。为了达到客户要求,本来就具备制造业功底的汪学军只能亲力亲为,带领技术人员,一边进行技术创新研发,一边磨合机器生产。

然而,通过预算,每生产一个钻头就得亏损近千元,做还是不做?整个做下来,最终得亏20多万元。但不管怎样,这笔订单让汪学军看到了钻具市场的广阔前景。汪学军相信,赢下这一局,后面的路将无限宽广。鸣利来最终保质保量完成了这笔订单,赢得了客户的信赖。

尽管完成这笔订单亏了不少钱,但也让鸣利来发现了自己的短板。随后两三年内,鸣利来一直在不断地创新和攻关,但关键科技的“瓶颈”仍然难以突破。

2013年,黄冈“千企联百校”如火如荼,经黄冈市科技局牵线,鸣利来与武汉理工大学合作成立“矿用钻具工程技术中心”,在专家教授团队的引领下,开展技术攻关、产品研发,才得以攻克关键技术“瓶颈”。

三牙轮钻头是一种矿山开采中用于钻孔的关键工具,在软、中、硬和特硬矿岩的开采钻进中,被大量应用。记者了解到,以前,国内大部分牙轮钻头市场被欧美国家占有。但牙轮在钻进破碎岩石中过热且易损坏的问题,一直令业内人士头痛不已。

经过与高校联盟,2013年,鸣利来突破了牙轮钻头牙轮热处理工艺技术“瓶颈”,并拥有国家发明专利。鸣利来三牙轮钻头钻深平均提高到1200多米,是普通牙轮钻头钻深的2倍~3倍。

技术的力量让这个不起眼的小公司插上了腾飞的翅膀,鸣利来从此进入发展快车道。2016年,鸣利来成功接下国内特大型钢铁集团——河北钢铁1200万元的订单,从此奠定了鸣利来在国内同行业中的市场地位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鸣利来已与国内很多大型矿业集团、国内顶管机制造商、建设方形成了长期合作关系。黄(石)黄(梅)高铁、武汉地铁等重大工程设施建设中,都使用了鸣利来牙轮钻头。然而,鸣利来的目标显然不仅仅局限在国内。

鸣利来成立短短几年里,不仅打破了外国企业在中国钻具市场的行业垄断,还走出国门,与瑞典等老牌制造商争夺国际市场。汪学军告诉记者,这一切,靠的是鸣利来拥有的核心技术——材料热处理工艺创新,以及真空注油嘴、真空注油系统及真空注油方法等。

记者了解到,鸣利来生产的牙轮钻头原来钻深不够,不具备竞争力,曾一度只能望着国际市场兴叹。为打破这种不利局面,经过大量试验,鸣利来成功地将材料热处理工艺创新,牙轮钻头的轴承耐磨寿命大大增加,同时研发的真空注油嘴技术改变了以前压力注油或脚踏式填充注油,让钻头轴承润滑性能大幅提高。

2017年,270型牙轮钻头在智利国家铜矿Codelco公司进行首次现场试验后,进尺达到1700多米,客户惊叹“创造了本矿山最新纪录”。随后,这家智利矿业公司与鸣利来签下了旗下7个矿连续3年的矿用钻头供货合同。

鸣利来牙轮钻头一下子在国际市场火爆起来,许多国际著名的矿业公司盯上了鸣利来。2018年,秘鲁铁矿Yanacocha矿与鸣利来公司签下连续两年的供货合同。

如今,鸣利来钻头已建立了一批长期稳定的客户,市场从国内的小型矿山,到包钢、河钢、太钢、江铜、首钢等大型矿山,扩展到全球五大洲。

截至目前,鸣利来已开发出水井牙轮钻头、各种工程钻头以及盾构机盘形滚刀等7个系列产品;与中国地质大学非开挖领域权威专家马保松团队进行校企合作,开展的“智能长距离非开挖三牙轮钻头顶管机”技术攻关取得重要突破,申报发明专利50多项,已获国家授权发明专利2项。

2017年,鸣利来科研人员开发了新产品、新项目,即“牙轮钻头在顶管法上的设计与应用”,该项目的研制成功,填补了国内牙轮钻头在顶管机上应用的空白。

矿用及工程用钻头,已使鸣利来成为世界矿用牙轮钻头市场瞩目的新宠。美国、俄罗斯、秘鲁等20多个国家的著名铁矿、铜矿、金矿、煤矿、稀土矿开采,都使用上了“鸣利来”牙轮钻。鸣利来还在秘鲁、智利、南非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成立了销售公司,拥有外籍员工十几名。

在最近与金诚信合作交流洽谈中,汪学军非常感谢金诚信一直以来对鸣利来的认可与支持。为客户创造价值才能成就鸣利来的价值,他宣称:“我们生产的反井滚刀进行11项技术革新和创新将会是世界首创,将会解决所有客户在使用过程中出现的漏油和卡死问题,真正为客户解决难题。”

汪学军告诉记者,鸣利来的目标就是用工匠精神打造百年企业,争创世界名牌,这也是每个鸣利来人的梦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